斯里兰卡禁毒运动

□记者在斯里兰卡李亚军

随着越野逮捕,斯里兰卡总统梅特里帕拉Sirisena宣布,本月在斯里兰卡启动了全国禁毒运动,并发誓要恢复对毒贩的死刑。

跨国药物滥用

斯里兰卡毒枭Macandur Madhus最近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迪拜被捕。 “毒,党,怨恨和仇恨”,好莱坞黑帮电影中的这些必备元素使其成为当地街头的热门话题。

2月6日深夜,迪拜警方搜查了数百人的大型集会。搜索结束后,迪拜警察抓获了毒枭Madushi的领导人和斯里兰卡的几个贩毒团伙,并在其团伙成员的汽车中发现了可卡因。

根据之前的报道,Madhus是斯里兰卡臭名昭着的毒枭和黑帮领袖。为了逃避警察的追捕,他已经在迪拜逃亡了两年。在迪拜的流氓中,Madhus与他的情妇和年幼的儿子以及远程控制的毒品团伙过着奢侈的生活,在斯里兰卡从事帮派活动。

当他被捕时,Madhus正在为他6岁的儿子举行盛大的生日聚会。他花了20万美元参加聚会,并邀请斯里兰卡的“黑人和白人朋友”参加聚会,甚至还买了往返朋友的往返机票。

然而,就在事件发生之前,他被“兄弟”暴露,他们的下落由斯里兰卡特种部队和迪拜警察控制。据报道,两年前,“兄弟团伙”帮助Madush定居迪拜。但是,双方的毒品业务已经竞争,导致了差距。

根据迪拜警方发布的消息,包括Madhus在内的31名男性嫌疑人在警方突击搜查期间被捕。迪拜警方甚至在调查期间发现,被捕的31人中有一人持有外交护照。

事件宣布后,参加聚会的人的信息引起了人民和移民局的注意。在互联网上,一些党派参与者的照片曝光,其他帮派领导人和一些知名演员也令人印象深刻。

根据斯里兰卡特种部队释放的信息,在Madhus被捕后,特种部队还逮捕了一名下士。据称,这名下士被Madush接受,并且是他贩毒团伙的成员,并已被转移到警方接受审判。

菲律宾菲律宾总统

自这次跨国逮捕以来,斯里兰卡斯里兰卡发起的禁毒运动也已开始。

在Madhus被捕的那天晚上,Siriusena对斯里兰卡议会说:“我们需要制定严格的法律来严厉惩罚毒贩,并在两三个月内重新执行死刑。”

事实上,早在去年7月,Sirisena就表达了他打算学习菲律宾禁毒方法以发动反毒品战争的意图。据当地媒体报道,Siriusena于2018年7月解除了死刑,目的是重新开始对毒贩判处死刑。

今年1月16日,在对菲律宾进行国事访问期间,Sirisena和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就药物管制问题进行了专题讨论。根据《菲律宾世界日报》,Sirisena在菲律宾总统府举行的宴会上说:“我认为你(Duttel)的反犯罪和毒品战争是世界上学习的例子。”西塞纳还表示,斯里兰卡将开展禁毒运动。

据报道,杜特尔特此前在菲律宾的禁毒行动引起了国际争议。根据菲律宾的媒体报道,杜特尔特在2016年上任后被强烈禁止。他被指控默许执法人员在药物管制期间直接执行毒贩。然而,菲律宾警方的最新数据显示,自2016年7月以来,仅有4,800名毒贩被捕。杀戮,外界所谓的“法外处决”并不是菲律宾警方所做的。

打算恢复死刑

为了回应在斯里兰卡发起的禁毒运动,记者最近采访了总统府发言人Senard Sheila。

Sened Sheila指出,“斯里兰卡的禁毒运动是依法进行的,而不是'法外处决'”。

他强调,首先,斯里兰卡的死刑只是被绞死,悬挂的法律程序也很复杂。在程序上,如果要执行刽子手,总统将审查司法部长,监狱改革部,司法部和国防部(国防部)提交的罪犯的犯罪报告,并签署刽子手。

其次,斯里兰卡的禁毒运动仅限于走私和贩毒组织的头和骨干,只有这些人可能在被定罪后被处决。

第三,自1976年以来,斯里兰卡没有执行43年的死刑。然而,Sened Sheila表示,在禁毒运动启动后,将对毒贩重新判处死刑。

除了对贩毒者重新执行死刑外,斯里兰卡的禁毒运动还包括在学校开展的一系列禁毒宣传和教育活动。